<thead id="xp97l"><sub id="xp97l"><dl id="xp97l"></dl></sub></thead>

    <dl id="xp97l"></dl>
    <output id="xp97l"><listing id="xp97l"></listing></output>
    <em id="xp97l"></em>

      <meter id="xp97l"></meter>

        正在閱讀:

        信達生物“迷失”在“生物制藥”的泡影里

       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

        信達生物“迷失”在“生物制藥”的泡影里

        只有創新才能造就一家偉大的企業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Unsplash-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

        文|錦緞研究院  林藥師

        人類歷史進程中,總共有兩個進步方向:一是水平進步,二是垂直進步。

        水平進步,指的是照搬已經成功的經驗,實現從1到N的復制,這種進步較為容易,同時也將面臨極為嚴苛的競爭,仿創藥和全球化都屬于這一范疇。

        垂直進步,則是打破常規,探索新的發展道路,也就是完成從0到1的突破,在嘗試造就一個新的產品時,總會遇到無數次的失敗,可一旦成功那么收益也將是驚人的,創新藥和火熱的AI都屬于這一范疇。

        復制還是創新?這是企業發展過程中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,彼得·蒂爾在《從0到1》中的觀點是,競爭最終會摧毀企業的價值,只有創新才能造就一家偉大的企業。

        信達生物憑借PD-1藥物達伯舒的成功,一度被視為中國創新藥企中最具備“從0到1”機會的??稍?022年財報中,信達生物披露的信息卻讓投資者多少有些失落:在研管線多以引進為主,企業規模上去了,自研創新卻出現了階段性的停滯。

        或許在管理層心中,信達生物已經具備了從biotech(生物科技企業)向biopharma(生物制藥企業)轉型的機會,可規模擴大后,信達生物的價值真的提升了嗎?

        01、“規模=價值”嗎?

        2022年,信達生物整體營收進一步增長6.7%,達到45.56億元,這主要得益于商業化產品的持續增加。在2019年的時候,剛剛步入商業化初期的信達生物只有自研PD-1抑制劑達伯舒一款產品,而如今其產品管線已經豐富至8款之多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獲批藥物一覽,來源:錦緞研究院

        縱觀信達生物產品線,產品種類進一步豐富,兩款新獲批產品希冉擇覆蓋胃癌、肝癌;睿妥覆蓋非小細胞肺癌、甲狀腺腺癌。已上市產品方面,適用癥同樣獲得擴增。拳頭產品達伯舒新增一線食管鱗癌、一線胃癌適應癥;達攸同新增卵巢癌、宮頸癌適應癥;達伯坦新增膽管癌適應癥;蘇立信新增克羅恩病適應。

        盡管信達生物規模不斷擴大,產品線不斷豐富,但公司的虧損情況卻并未得到改善。在營收同比增長6.7%的情況下,信達生物毛利潤卻出現下滑,毛利率更是由86.6%驟降至79.6%。毛利潤并未伴隨營收規模的增長而增長,意味著公司的盈利能力不僅沒有得到提升反而還出現了下降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業績,來源:錦緞研究院

        信達生物在2022年對銷售團隊進行了大規模調整,增加精準營銷的運營,以此提高了銷售效率,但疊加近4億的研發費用增幅后,公司實際經營虧損依然較去年有所擴大。

        復盤信達生物獲批的8款產品,除前三款產品是自研驅動外,后續獲批的5款產品全部為授權引進。盡管通過引進的手段,能夠快速提升產品的獲批速度,但由于僅擁有推廣權,因此給公司帶來的實際利益有限,刨除掉后期臨床費用、渠道搭建、授權分成,信達生物除了獲得營收的增長外,真的能夠獲利嗎?

        在資本市場中,并非規模越大實力越強,例如貿易公司,每家都有海量的營收流水,但去掉各項成本后,能夠賺錢的公司少之又少,這也是為何投資者難以青睞貿易公司的原因。

        正如彼得·蒂爾的觀點,推特之所以剛一上市市值就遠高于紐約時報,是因為投資者看重前者的破壞式創新。在一個充滿競爭的市場中,企業的利潤會因為競爭者的增多而逐年下降,是難以獲得投資者認可的。

        02、研發是唯一的護城河

        投資最關鍵的點在于找到企業的價值護城河,它是投資者一切決策的根基。那么信達生物的護城河是什么呢?唯有創新。

        信達生物之所以能夠被國內外投資者所熟知,其核心原因正在于拳頭產品達伯舒的影響力。雖然達伯舒在上市進度中落后于君實生物,但卻依靠超強的研發能力,適應癥在上市后得以迅速獲批。它是國內第一款全面申報肺癌、肝癌、胃癌、食管癌四大癌種的 PD-1 單抗,并在2020年8月授予禮來,潛在付款達10.25億美元。

        得益于早期自研產品的爆發,信達生物很快獲得了禮來、羅氏、賽諾菲等國際巨頭企業的青睞,引進了這些公司不少優質管線的中國推廣權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與國際巨頭合作,來源:天風證券

        雖然如今信達生物不再缺少管線,同時在獲得賽諾菲的投資后公司賬面資金也高達91.63億元,但它卻似乎有失去創新初心的跡象。

        上市的產品越來越多,公司財報越來越復雜,可財報中的數據并沒有明顯好轉。尤其在國內PD-1藥物靈魂砍價后,信達生物的毛利率驟降,后續產品并未有效填補達伯舒集采留下的空位。

        在信達生物2022年財報中,共有8款產品進入關鍵臨床2期之后,但其中卻僅有IBI306和IBI112為自研,其他產品依然為授權引進。除禮來的“減肥神藥”IBI362可能成為爆款外,多數產品的影響力較為有限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在研管線,來源:錦緞研究院

        信達生物將自己標榜為biopharma公司,但卻忘了biopharma除了需要研發能力外,還需要超強的營銷能力。尤其是像信達這樣依靠授權引進撐起的產品線,稍有不慎就會陷入沼澤。

        在中國市場拼營銷和渠道,信達生物是難以與恒瑞、石藥等傳統藥企直接對抗的。但如果信達重新聚焦研發,它依然是中國市場中競爭力最強的玩家之一。

        03、信達生物需要初心回歸

        創始人是一家公司的基因,決定了這家公司將朝著怎樣的方向發展。

        俞德超博士是中國最頂尖的腫瘤創新藥研究人才,擁有二十余年的研發經驗,康柏西普、達伯舒等明星產品均出自他之手??梢哉f在他的領導下,信達生物順利成為中國頂尖的biotech公司之一。

        但研究能力并不等同于開發能力,研究講求的是微觀的設計藥物,而開發則是需要具備更加宏觀的研發策略,從適應癥選擇,到推進臨床,再到NDA策略,需要面面俱到。

        如榮昌生物在設計拳頭ADC藥物愛地希時,就聽從了首席醫學官何如意的建議,將更多的精力放到了胃癌和尿路上皮癌這兩個小適應癥上,從而規避了DS8201對乳腺癌ADC藥物的沖擊。

        對于一家創新藥企而言,研究能力是他們的立根之本,能保證在靶點已經驗證的情況下,讓公司做到跟隨的能力??扇绻麆撔滤幤笙胍弦粚訕?,就需要擁有更具研發視野的領路人,因為他們的選擇會決定公司資源的傾斜和發展的快慢。

        對于信達生物而言,俞德超博士所帶來的研究能力已經深入基因,但他畢竟主攻的是腫瘤方向。因此,信達生物在2020年10月邀請劉勇軍博士加盟,擔任集團總裁,負責集團全球研發、管線戰略、商務合作及國際業務。

        在如何從biotech過渡到biopharma這道題上,劉勇軍博士就是信達生物給出的答案。劉勇軍博士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:“接下來10年,為信達“釣”到兩個“重磅新藥”?!?/p>

        如今,劉勇軍博士上任已經兩年,但市值卻已腰斬。除了營收規模的擴增和銷售費用的控制,投資者難以在信達生物的最新財報中看到亮點。更為關鍵的是,在將自身定位為biopharma的過程中,自研這個立根之本正有些模糊。

        創新藥行業中都說,biopharma是biotech的最終歸宿。這一進程中,可企業須堅定地以自研為核心,而不是將自身定為一個平臺,把未來押在授權引進的管線之上。

        在我國,能夠出現一個像信達生物這樣具備“從0到1”研發能力的優秀企業并不容易,我們需要的正是這種獨一無二的創造力。如果信達生物僅將自身定位為跨國藥企的國內中轉站,那么實在是辜負了投資者對它曾經的期待。

        中國創新藥行業太需要有人頂起大梁,研發實力出眾的信達生物,切不應該迷失在成為biopharma的泡影中——這樣的表述略顯“直男”,卻是我們對信達最誠懇的期待。

        本文為轉載內容,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。

        信達生物

        2.9k
        • 信達生物:陸舜獲委任為獨立非執行董事
        • 信達生物:國家藥監局受理瑪仕度肽的首個減重適應癥新藥上市申請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暫無評論哦,快來評價一下吧!

        下載界面新聞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微博

        信達生物“迷失”在“生物制藥”的泡影里

        只有創新才能造就一家偉大的企業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Unsplash-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

        文|錦緞研究院  林藥師

        人類歷史進程中,總共有兩個進步方向:一是水平進步,二是垂直進步。

        水平進步,指的是照搬已經成功的經驗,實現從1到N的復制,這種進步較為容易,同時也將面臨極為嚴苛的競爭,仿創藥和全球化都屬于這一范疇。

        垂直進步,則是打破常規,探索新的發展道路,也就是完成從0到1的突破,在嘗試造就一個新的產品時,總會遇到無數次的失敗,可一旦成功那么收益也將是驚人的,創新藥和火熱的AI都屬于這一范疇。

        復制還是創新?這是企業發展過程中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,彼得·蒂爾在《從0到1》中的觀點是,競爭最終會摧毀企業的價值,只有創新才能造就一家偉大的企業。

        信達生物憑借PD-1藥物達伯舒的成功,一度被視為中國創新藥企中最具備“從0到1”機會的??稍?022年財報中,信達生物披露的信息卻讓投資者多少有些失落:在研管線多以引進為主,企業規模上去了,自研創新卻出現了階段性的停滯。

        或許在管理層心中,信達生物已經具備了從biotech(生物科技企業)向biopharma(生物制藥企業)轉型的機會,可規模擴大后,信達生物的價值真的提升了嗎?

        01、“規模=價值”嗎?

        2022年,信達生物整體營收進一步增長6.7%,達到45.56億元,這主要得益于商業化產品的持續增加。在2019年的時候,剛剛步入商業化初期的信達生物只有自研PD-1抑制劑達伯舒一款產品,而如今其產品管線已經豐富至8款之多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獲批藥物一覽,來源:錦緞研究院

        縱觀信達生物產品線,產品種類進一步豐富,兩款新獲批產品希冉擇覆蓋胃癌、肝癌;睿妥覆蓋非小細胞肺癌、甲狀腺腺癌。已上市產品方面,適用癥同樣獲得擴增。拳頭產品達伯舒新增一線食管鱗癌、一線胃癌適應癥;達攸同新增卵巢癌、宮頸癌適應癥;達伯坦新增膽管癌適應癥;蘇立信新增克羅恩病適應。

        盡管信達生物規模不斷擴大,產品線不斷豐富,但公司的虧損情況卻并未得到改善。在營收同比增長6.7%的情況下,信達生物毛利潤卻出現下滑,毛利率更是由86.6%驟降至79.6%。毛利潤并未伴隨營收規模的增長而增長,意味著公司的盈利能力不僅沒有得到提升反而還出現了下降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業績,來源:錦緞研究院

        信達生物在2022年對銷售團隊進行了大規模調整,增加精準營銷的運營,以此提高了銷售效率,但疊加近4億的研發費用增幅后,公司實際經營虧損依然較去年有所擴大。

        復盤信達生物獲批的8款產品,除前三款產品是自研驅動外,后續獲批的5款產品全部為授權引進。盡管通過引進的手段,能夠快速提升產品的獲批速度,但由于僅擁有推廣權,因此給公司帶來的實際利益有限,刨除掉后期臨床費用、渠道搭建、授權分成,信達生物除了獲得營收的增長外,真的能夠獲利嗎?

        在資本市場中,并非規模越大實力越強,例如貿易公司,每家都有海量的營收流水,但去掉各項成本后,能夠賺錢的公司少之又少,這也是為何投資者難以青睞貿易公司的原因。

        正如彼得·蒂爾的觀點,推特之所以剛一上市市值就遠高于紐約時報,是因為投資者看重前者的破壞式創新。在一個充滿競爭的市場中,企業的利潤會因為競爭者的增多而逐年下降,是難以獲得投資者認可的。

        02、研發是唯一的護城河

        投資最關鍵的點在于找到企業的價值護城河,它是投資者一切決策的根基。那么信達生物的護城河是什么呢?唯有創新。

        信達生物之所以能夠被國內外投資者所熟知,其核心原因正在于拳頭產品達伯舒的影響力。雖然達伯舒在上市進度中落后于君實生物,但卻依靠超強的研發能力,適應癥在上市后得以迅速獲批。它是國內第一款全面申報肺癌、肝癌、胃癌、食管癌四大癌種的 PD-1 單抗,并在2020年8月授予禮來,潛在付款達10.25億美元。

        得益于早期自研產品的爆發,信達生物很快獲得了禮來、羅氏、賽諾菲等國際巨頭企業的青睞,引進了這些公司不少優質管線的中國推廣權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與國際巨頭合作,來源:天風證券

        雖然如今信達生物不再缺少管線,同時在獲得賽諾菲的投資后公司賬面資金也高達91.63億元,但它卻似乎有失去創新初心的跡象。

        上市的產品越來越多,公司財報越來越復雜,可財報中的數據并沒有明顯好轉。尤其在國內PD-1藥物靈魂砍價后,信達生物的毛利率驟降,后續產品并未有效填補達伯舒集采留下的空位。

        在信達生物2022年財報中,共有8款產品進入關鍵臨床2期之后,但其中卻僅有IBI306和IBI112為自研,其他產品依然為授權引進。除禮來的“減肥神藥”IBI362可能成為爆款外,多數產品的影響力較為有限。

        圖:信達生物在研管線,來源:錦緞研究院

        信達生物將自己標榜為biopharma公司,但卻忘了biopharma除了需要研發能力外,還需要超強的營銷能力。尤其是像信達這樣依靠授權引進撐起的產品線,稍有不慎就會陷入沼澤。

        在中國市場拼營銷和渠道,信達生物是難以與恒瑞、石藥等傳統藥企直接對抗的。但如果信達重新聚焦研發,它依然是中國市場中競爭力最強的玩家之一。

        03、信達生物需要初心回歸

        創始人是一家公司的基因,決定了這家公司將朝著怎樣的方向發展。

        俞德超博士是中國最頂尖的腫瘤創新藥研究人才,擁有二十余年的研發經驗,康柏西普、達伯舒等明星產品均出自他之手??梢哉f在他的領導下,信達生物順利成為中國頂尖的biotech公司之一。

        但研究能力并不等同于開發能力,研究講求的是微觀的設計藥物,而開發則是需要具備更加宏觀的研發策略,從適應癥選擇,到推進臨床,再到NDA策略,需要面面俱到。

        如榮昌生物在設計拳頭ADC藥物愛地希時,就聽從了首席醫學官何如意的建議,將更多的精力放到了胃癌和尿路上皮癌這兩個小適應癥上,從而規避了DS8201對乳腺癌ADC藥物的沖擊。

        對于一家創新藥企而言,研究能力是他們的立根之本,能保證在靶點已經驗證的情況下,讓公司做到跟隨的能力??扇绻麆撔滤幤笙胍弦粚訕?,就需要擁有更具研發視野的領路人,因為他們的選擇會決定公司資源的傾斜和發展的快慢。

        對于信達生物而言,俞德超博士所帶來的研究能力已經深入基因,但他畢竟主攻的是腫瘤方向。因此,信達生物在2020年10月邀請劉勇軍博士加盟,擔任集團總裁,負責集團全球研發、管線戰略、商務合作及國際業務。

        在如何從biotech過渡到biopharma這道題上,劉勇軍博士就是信達生物給出的答案。劉勇軍博士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:“接下來10年,為信達“釣”到兩個“重磅新藥”?!?/p>

        如今,劉勇軍博士上任已經兩年,但市值卻已腰斬。除了營收規模的擴增和銷售費用的控制,投資者難以在信達生物的最新財報中看到亮點。更為關鍵的是,在將自身定位為biopharma的過程中,自研這個立根之本正有些模糊。

        創新藥行業中都說,biopharma是biotech的最終歸宿。這一進程中,可企業須堅定地以自研為核心,而不是將自身定為一個平臺,把未來押在授權引進的管線之上。

        在我國,能夠出現一個像信達生物這樣具備“從0到1”研發能力的優秀企業并不容易,我們需要的正是這種獨一無二的創造力。如果信達生物僅將自身定位為跨國藥企的國內中轉站,那么實在是辜負了投資者對它曾經的期待。

        中國創新藥行業太需要有人頂起大梁,研發實力出眾的信達生物,切不應該迷失在成為biopharma的泡影中——這樣的表述略顯“直男”,卻是我們對信達最誠懇的期待。

        本文為轉載內容,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。
        女厕精品近拍BBWFREEHD_久久综合久久美利坚中国_999国内精品永久免费_欧美大码情趣内肥模展示

        <thead id="xp97l"><sub id="xp97l"><dl id="xp97l"></dl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  <dl id="xp97l"></dl>
          <output id="xp97l"><listing id="xp97l"></listing></output>
          <em id="xp97l"></em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xp97l"></mete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