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xp97l"><sub id="xp97l"><dl id="xp97l"></dl></sub></thead>

    <dl id="xp97l"></dl>
    <output id="xp97l"><listing id="xp97l"></listing></output>
    <em id="xp97l"></em>

      <meter id="xp97l"></meter>

        正在閱讀:

        “停更”透露危險信號,B站難留UP主

       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

        “停更”透露危險信號,B站難留UP主

        很多用戶認為,創作者和平臺氛圍的變化也是其中一個原因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圖蟲

        界面新聞記者 | 佘曉晨

        一度被B站視作長板的“創作者經濟”,也開始成為它成長的煩惱。

        近日,不少B站頭部UP主停更的消息引起關注。3月的最后一天,在B站擁有380多萬粉絲的游戲區百大UP主“徐大王”宣布停更。幾乎是同一時間,粉絲量達到265萬的推理區頭部UP主“我是怪異君”在直播中表示停更。而在今年1月初,擁有103萬粉絲的影視類賬號“看電影了沒”也宣布停更。

        關于停更原因,不同UP主有各自的解釋?!靶齑笸酢痹谝曨l中稱,停更主要由于兩個因素:一是難賺錢甚至虧錢,二是自己想放一個長假。他表示,休息之后仍會繼續做視頻,但更多會當成興趣愛好?!肮之惥钡碾x開則和母公司安排及個人狀態有關。

        在停更的話題沖上微博熱搜后,“徐大王”于4月2日發布微博稱,停更屬于個人原因,與B站無關?!癓Ks”在微博表示,“僅代表個人宣布我停更和經濟情況無關,今年在B站收入也不比以前少?!?/span>

        將近期UP主的“停更潮”完全歸結于創作激勵機制的改變可能并不全面。但過去一兩年,B站難留UP主的確已經成為可見的事實。

        界面新聞發現,2023年1月至今,不少UP主在B站發布停更消息,包括粉絲數目在百萬量級和幾萬甚至幾千粉絲的UP主。 

        這背后不僅是B站需要解決的商業化問題,更關乎一家平臺如何平衡它的得到和失去。

        平臺虧損,UP主也沒有更容易賺錢

        變現難是很多B站UP主面臨的最直接的問題。

        B站UP主“為愛發電”已經老生常談:界面新聞曾報道,單憑平臺分成收益,B站UP主向來難做全職。在2020年字節跳動旗下西瓜視頻高舉高打切入中視頻戰場時,競爭對手一度用大量補貼挖角B站UP主。

        而最近一年,盡管B站在2022年花了91億在創作者收入分成上,UP主的感受依然是“錢更難賺了”。

        2018年初,B站推出“創作激勵計劃”,符合條件的UP主可根據稿件流量以及質量獲取一定補貼。2022年,B站對創作者激勵制度進行大幅調整,根據界面新聞了解,通過視頻本身的播放、點贊等獲得的創作收益幾乎減半。

        一家專注海外博主引進的MCN負責人告訴界面新聞,變化之后,整體的活動機制收益跟以前相比確實少了一些,對他們的引入策略產生影響。有UP主表示,以前1萬的播放量可以擁有20-30元的收益,現在最多只能分到5元左右。

        廣告主有限的注意力則讓B站UP主的生存變得更加艱難。

        除了創作者收益外,很多UP主在平臺謀生的方式是和品牌方合作植入廣告,俗稱“恰飯”。公開統計顯示,2022年全年中國互聯網廣告收入同比下降6.38%,B站這樣難以實現直接交易轉化的平臺首當其沖。 

        2021年,B站的廣告業務實現同比增長145%;但在2022年,廣告收入同比增長僅為12%。一位MCN負責人告訴界面新聞,去年一整年,相比抖音和小紅書,相同賬號在B站接到的投放訂單占比大幅減少。

        增長和社區之困 

        作為平臺的B站當然希望自家的UP主掙錢。但在急于擺脫虧損的當下,它似乎很難避免顧此失彼的困境。

        2022年,B站總營收同比增長13%,達219億元,但全年凈虧損為75億元,同比擴大10%。2023年,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提出的目標仍然是增長和盈虧平衡。與此同時,B站用戶規模持續增長,去年第四季度B站的月均活躍用戶數已達3.26億。 

        UP主離開背后,不乏有B站在實現上述目標時“從上而下”產生的變化。 

        此次UP主停更潮在站內引發了不小的討論,很多用戶認為,創作者和平臺氛圍的變化也是其中一個原因。一位熟悉B站生態的業內人士認為,不僅是物質層面,如今B站對于創作者的服務、扶持和重視也不如從前。

        2022年12月,B站進行了一輪裁員,對接UP主的運營崗位是重災區之一。根據近期B站發布的全年財報,截至2022年12月31日,B站總員工數為11092,其中運營崗位有2035人;2021年底總員工數為12281,平臺運營和內容運營總數為2541人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B站年報

         

        圖片來源:B站2022年財報

        新舊交替中,和B站組織一同調整的還有平臺的環境。一位影視類UP主在近一年大幅減少了更新頻率,她認為,目前平臺推流機制更傾向于標題黨、封面黨和職業日更的短視頻。

        這種感知并非空穴來風,B站正在實踐一些具有引導意義的戰略。2021年,B站推出豎屏模式短視頻Story-Mode,2022年Q1,豎屏視頻播放量占總播放量的比例超過20%;到了Q4,豎屏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了175%。B站曾表示,豎屏視頻已經促進了收入提升。

        此外,亦有自媒體報道,B站正考慮將前臺顯示的播放量數據改為以“用戶消耗時長”。在上述業內人士看來,這是B站急于向外界展示中視頻商業化價值的表現。在UP主停更帶來危險信號后,B站要做出的取舍還有很多。

    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
        嗶哩嗶哩

        3.7k
        • 熱門中概股多數下跌,嗶哩嗶哩跌超3%
        • 港股手游股多數下跌,嗶哩嗶哩跌超4%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暫無評論哦,快來評價一下吧!

        下載界面新聞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微博

        “停更”透露危險信號,B站難留UP主

        很多用戶認為,創作者和平臺氛圍的變化也是其中一個原因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圖蟲

        界面新聞記者 | 佘曉晨

        一度被B站視作長板的“創作者經濟”,也開始成為它成長的煩惱。

        近日,不少B站頭部UP主停更的消息引起關注。3月的最后一天,在B站擁有380多萬粉絲的游戲區百大UP主“徐大王”宣布停更。幾乎是同一時間,粉絲量達到265萬的推理區頭部UP主“我是怪異君”在直播中表示停更。而在今年1月初,擁有103萬粉絲的影視類賬號“看電影了沒”也宣布停更。

        關于停更原因,不同UP主有各自的解釋?!靶齑笸酢痹谝曨l中稱,停更主要由于兩個因素:一是難賺錢甚至虧錢,二是自己想放一個長假。他表示,休息之后仍會繼續做視頻,但更多會當成興趣愛好?!肮之惥钡碾x開則和母公司安排及個人狀態有關。

        在停更的話題沖上微博熱搜后,“徐大王”于4月2日發布微博稱,停更屬于個人原因,與B站無關?!癓Ks”在微博表示,“僅代表個人宣布我停更和經濟情況無關,今年在B站收入也不比以前少?!?/span>

        將近期UP主的“停更潮”完全歸結于創作激勵機制的改變可能并不全面。但過去一兩年,B站難留UP主的確已經成為可見的事實。

        界面新聞發現,2023年1月至今,不少UP主在B站發布停更消息,包括粉絲數目在百萬量級和幾萬甚至幾千粉絲的UP主。 

        這背后不僅是B站需要解決的商業化問題,更關乎一家平臺如何平衡它的得到和失去。

        平臺虧損,UP主也沒有更容易賺錢

        變現難是很多B站UP主面臨的最直接的問題。

        B站UP主“為愛發電”已經老生常談:界面新聞曾報道,單憑平臺分成收益,B站UP主向來難做全職。在2020年字節跳動旗下西瓜視頻高舉高打切入中視頻戰場時,競爭對手一度用大量補貼挖角B站UP主。

        而最近一年,盡管B站在2022年花了91億在創作者收入分成上,UP主的感受依然是“錢更難賺了”。

        2018年初,B站推出“創作激勵計劃”,符合條件的UP主可根據稿件流量以及質量獲取一定補貼。2022年,B站對創作者激勵制度進行大幅調整,根據界面新聞了解,通過視頻本身的播放、點贊等獲得的創作收益幾乎減半。

        一家專注海外博主引進的MCN負責人告訴界面新聞,變化之后,整體的活動機制收益跟以前相比確實少了一些,對他們的引入策略產生影響。有UP主表示,以前1萬的播放量可以擁有20-30元的收益,現在最多只能分到5元左右。

        廣告主有限的注意力則讓B站UP主的生存變得更加艱難。

        除了創作者收益外,很多UP主在平臺謀生的方式是和品牌方合作植入廣告,俗稱“恰飯”。公開統計顯示,2022年全年中國互聯網廣告收入同比下降6.38%,B站這樣難以實現直接交易轉化的平臺首當其沖。 

        2021年,B站的廣告業務實現同比增長145%;但在2022年,廣告收入同比增長僅為12%。一位MCN負責人告訴界面新聞,去年一整年,相比抖音和小紅書,相同賬號在B站接到的投放訂單占比大幅減少。

        增長和社區之困 

        作為平臺的B站當然希望自家的UP主掙錢。但在急于擺脫虧損的當下,它似乎很難避免顧此失彼的困境。

        2022年,B站總營收同比增長13%,達219億元,但全年凈虧損為75億元,同比擴大10%。2023年,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提出的目標仍然是增長和盈虧平衡。與此同時,B站用戶規模持續增長,去年第四季度B站的月均活躍用戶數已達3.26億。 

        UP主離開背后,不乏有B站在實現上述目標時“從上而下”產生的變化。 

        此次UP主停更潮在站內引發了不小的討論,很多用戶認為,創作者和平臺氛圍的變化也是其中一個原因。一位熟悉B站生態的業內人士認為,不僅是物質層面,如今B站對于創作者的服務、扶持和重視也不如從前。

        2022年12月,B站進行了一輪裁員,對接UP主的運營崗位是重災區之一。根據近期B站發布的全年財報,截至2022年12月31日,B站總員工數為11092,其中運營崗位有2035人;2021年底總員工數為12281,平臺運營和內容運營總數為2541人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B站年報

         

        圖片來源:B站2022年財報

        新舊交替中,和B站組織一同調整的還有平臺的環境。一位影視類UP主在近一年大幅減少了更新頻率,她認為,目前平臺推流機制更傾向于標題黨、封面黨和職業日更的短視頻。

        這種感知并非空穴來風,B站正在實踐一些具有引導意義的戰略。2021年,B站推出豎屏模式短視頻Story-Mode,2022年Q1,豎屏視頻播放量占總播放量的比例超過20%;到了Q4,豎屏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了175%。B站曾表示,豎屏視頻已經促進了收入提升。

        此外,亦有自媒體報道,B站正考慮將前臺顯示的播放量數據改為以“用戶消耗時長”。在上述業內人士看來,這是B站急于向外界展示中視頻商業化價值的表現。在UP主停更帶來危險信號后,B站要做出的取舍還有很多。

    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        女厕精品近拍BBWFREEHD_久久综合久久美利坚中国_999国内精品永久免费_欧美大码情趣内肥模展示

        <thead id="xp97l"><sub id="xp97l"><dl id="xp97l"></dl></sub></thead>

          <dl id="xp97l"></dl>
          <output id="xp97l"><listing id="xp97l"></listing></output>
          <em id="xp97l"></em>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xp97l"></meter>